Show newer

我突然发现,悉尼的 gay 桑拿房(就是那种 gay 们一起洗澡,有看对眼的就到小隔间里去xx的合法会所)trans 也能进了,然后我意识到,他们的网站上,并没有明确说女性不能进,于是我发信问女的可以进吗?回信居然说周二是可以的而且免费……

RT @2nopea:

从前有个人叫介子推 和他老妈躲在山里不出来参加全民核酸..........

twitter.com/2nopea/status/1570

我还以为三点式安全带是类似攀岩那种下半身的,居然是只穿上半身??这样人不就漏下去了吗??

《100个空调工人死在这个夏天》:在提到安全带的选择时,周虎说,他用的是三点式安全带,穿戴起来像套一件T恤,五点式安全带还拴住腿部,穿戴起来更像穿连体服。
archive.ph/kG9bJ

fivestone boosted

这个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什么改变了婴儿性别比例?
blog.fivest.one/archives/6254

很多人把二胎和三胎的男女比例失调,归因为「想要男孩才会继续生」。——不是这样的。从概率上,单纯选择要不要继续生,是不会影响自然性别比例的。真正导致性别比例改变的,是对女性胎儿刻意的遗弃和伤害。

RT @evilinside44:

《100个空调工人死在了这个夏天》

我看不惯任何一种夸祖国好的言论原因就在这儿。背后全是血债。无声无息的。

而这100多人只是一家保险公司的统计而已。

twitter.com/evilinside44/statu

然而,根据概率模型,如果仅仅是:

生下男孩后就不再生了,生下女孩就再生一次,直到生出一个男孩。可以限定最多生三次,也可以不限次数。

这样的生育策略,是不会改变总的男女性别比例的。只有通过科技or其它手段,在生下来之前or之后,选择性地放弃女婴,才会导致性别比例的改变。

RT @TATAFUNE:

三胎性别比。

twitter.com/TATAFUNE/status/15

RT:蛤蟆夜哭,出自 苏轼(疑)《艾子杂说》。

龙王下令杀掉有尾巴的水族,蛤蟆没有尾巴,也因为恐惧而哭泣,担心因为早年做蝌蚪时有尾巴,而被清算。后来形容毫无根据诬陷好人,以及不合理政策带来的人心惶惶。

——所以「膜蛤」的本意,大概是:+1哭、+1哭、+1哭……

记一下当前年龄的伤痛和恢复过程:

Day0,并不是很有活力的状态跑了15km,有点累,无不适
D1,腿有些软,没跑步,无不适
D2,左膝盖从酸痛到很痛,痛了一整天,用登山杖走路
D3,睡醒就不怎么痛了
D4,不痛了,慢跑30分钟
D5,慢跑35分钟,膝盖有点累就停止
D6,恢复到平时跑量(42分钟),速度略慢

RT @NunoClara_:

Behavioral biases. Distribution is pretty normal, but 95 always rounds to 100.

twitter.com/NunoClara_/status/

十二星座的中文名,是谁翻译的?

为什么「巨蟹座」,要用「巨」来修饰?而不说巨羊座?巨牛座?

如果说螃蟹体型更小,所以要用「巨」来表现它在星空中的巨大,那么为啥「天蝎座」就不用?明明螃蟹普遍比蝎子大……

人生中很多,最终和我保持长久结识关系的人,换成如今的网络环境和现实环境,我们根本不可能有相互认识的机会。

啊?所以你们都对 pawoo 还能不能恢复过来,持悲观态度吗?

具体我不清楚,但是 Splatoon 3 应该也没有国行吧?

梦里,所有的沟通,都是按照我想象中最美好的方式被回应,太美好了,以至于渐渐意识到这不是真的。恍惚中醒来,有强烈的念头,就这么按照梦里的模式 call 过去,现实也会如此美好;但随着渐渐清醒,明白这一切都不可能;然后又在困倦中睡去,回到那个美好梦境,又醒来……周而复始。

les miserables = 悲惨的女同性恋们(不是

fivestone boosted

小红书里刷到的一条,真的是叹为观止......

Show older
Fivedivers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