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那个哈利波特手游没有国际服么?我现在已经无法忍受任何需要验证手机号的游戏了……

为什么一种咖啡豆会比另一种更容易吸附在咖啡磨上?同样研磨度,多次实验,已接地释放静电。

话说,有什么知名游戏,是特别正面讴歌宗教人物的虔诚的?(而不是圣骑士/牧师妹子的美貌

在床上裹着被子,猫骑在我胸口,于是全身只有脖子能动。猫的尾巴尖在我嘴边甩来甩去,我伸着头不停地去咬,却怎么也咬不到。——这是谁在逗谁啊?…

朋友圈的父亲节,基本都是孩儿它妈在po一些合家欢。

fivestone boosted

这次终于把猫挠到位了。猫在我怀里,从四肢到爪子的每一个末梢,都尽情舒展,爪子直直地插进我的裤子和肉里……强忍着继续挠。

fivestone boosted
@fivestone
其实 activitypub 是可以支持抓取历史嘟文的,通过 outbox 节点:
https://www.w3.org/TR/activitypub/#outbox
现在 mastodon 和 pleroma 以及刚才测试了一下了的 misskey 都是实现了这个节点的,而抓取其实也不是难事。但是至少我了解的前两者只是对外提供 outbox ,而不会抓取外部用户 outbox。
可能是懒,可能是性能,可能是兼容没有实现 outbox 的软件?总之 Gargron 是从 2016 年拖到了现在 https://github.com/mastodon/mastodon/issues/34

(另外也是因为 outbox 节点,很多“主页不显示历史嘟文”“只显示十条”的实例其实完全没有隐藏起什么……

(例子: https://wuppo.allowed.org/users/ShyKana/outbox?page=true

我最初选 mastodon 而不是 pleroma 的原因只有一个: mastodon 可以用

@ fivestone @ fivest.one

这样的根域名做 id,同时把根域名 fivest.one 用于其它网站而不是实例本身。

——其实对这一点,我也不是特别坚持。毕竟 mastodon 的开销和臃肿程度是 pleroma 的四倍,太不优雅了。只是当时被 kiokio 推荐了大内存的高级服务器。也就无所谓奢侈一下。(当然要用和乔乔一样的引擎!

某种意义上,当前阶段的所有 Fediverse 引擎,全是用软件工程模块匆匆堆起来的垃圾:数据结构非常不美观、依赖的技术模块未必有持久生命力、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哪家官方提供历史推文导入功能……总之,不重构的话,并没有哪家看上去有超过10年的美好未来。而如今的用户也不在乎这个,一副我就随便吼吼的难民样。所以大家谁也别说谁,那些针对某个服务诋毁否定的,先弄清什么叫 ActivityPub 再说。

其实我很期待,一个单用户的,完全没有 local 功能,支持 ActivityPub 协议的引擎。结构的简洁和资源开销,要比现在好很多很多。

其实我当初看到这个场景想到的是——

「有个场景在我脑中挥之不去,那是关于“婴儿车队列”的描述:空空的婴儿车每五个排成一排,被推出奥斯维辛,朝火车站方向而去——它们都是从死去的犹太人那里掠夺来的财产。」…………

fivestone boosted

偶然发现一个为警务人员提供参考的微信小程序「诉度」,列出了各大手机品牌和型号的多种破解取证方式和后台操作截图。
#墙国观察

fivestone boosted

#长毛象转发抽奖实验

这条嘟文有转发抽奖,作为一个测试。

抽三名幸运嘟友,抽中者送出我做的桌游一套。

抽奖截至日期为明天晚上(9 月 3 号)十点。

可以选择要哪一个游戏。(《释放者》或《第三次猫咪大战》)

下午起床喝完浓咖啡又睡了四个小时……恍惚中在 timeline 看到一张寓意很深的图,盯着思索了很久。

「习」和「正义」之间是什么关系?

中间那个是加号还是除号?分别表示着对权力的依赖还是剥除?

这两个意象和猫有什么关联?

猫的脸确实画的像习近平,其中是怎样的目的性?也因此把猫画出隐约的肌肉么?

这一系列意象从户外开窗走向室内的知识书橱,意味着知识分子也即将面对权力和正义的抉择?

………

然后脑子清醒了一些,才发现是妙仙包发出来的塔罗牌……

👇是的啊,我也很奇怪。安利 mastodon 的帖子,和小实例较什么劲?直接去注册官网或者趴窝啊。

fivestone boosted

:ZhouLiqi: 有句講句一些unpopular opinions…我覺得毛象本身旨在搞去中心化,它說到底本質上和其他SNS不一樣的,那麼如果寫個面向所有受眾的入門指南「正統」(此處加引號)真要指路的應該安利下全託管自建實例或者官方的大實例吧。一樣也可以發揚光大fedi。
各大個人實例再熱門它也還是過容納量有限的小社團(?)或者說community,它身上不只有人流量/用戶數量這一個屬性。且不說安全的考慮,也不是商品名錄上的產品點了就能擁有啊…你動漫社招新會安利從來沒看過動漫的三次元嗎…x

从无政府主义的角度,我希望大家永远把「猎杀房间里的大象」,留在自己的选项里。哪怕每次面对这个选项,综合成本、风险、甚至迎合大象的利益……都会理性地选择不去和大象死磕。但至少不要把「大象不能碰」认知成一种默认的准则,去决定自己的生活。甚至在这个基础上,再为自己或他人制定新的准则。

没有规则。

其实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推上的澳门壕姐发了条稍微有点low的读书帖,被繁中推友组团嘲讽,壕姐的伙伴指责说:不要到人家推下面骂,是最基本的礼貌。

虽然我也和壕姐互fo谈笑风生,但这一幕总给我这样的感觉:难民跑到中上层阶级酒会窗外嘶吼,然后被指责不遵守最基本的准则。

这思路显然很偏激:我可能也在窗内,窗内窗外都有我的朋友,窗内的人换个维度可能也到了窗外,阶层未必是社会不公所导致,窗内也有好人窗外也有纯粹的坏人……但即使综合了这些,我也不认为,「不去别人推文下面辱骂」,是一条正确到了普世规则级别的基本规则。——哪怕我个人也对这种行为非常不适。

类似的,恶劣程度远远比不上这个的事情,还有很多:署名或不署名转发、向墙内宣传……而另一方也会相应地屏蔽、封站、抱怨打扰了心情……世界就是这样,在个体的 negotiation 之间,混乱而邪恶地运转着。但其实并没有哪方的行为,是是能够被上升到「不正义」的程度,指责其破坏规则 or 潜规则的。——没有这样的规则。一切规则,都是隐约建立在,对那个更大的「规则」的认可和接受的基础上的。

很多时候,就像绿松站长说的,没有人做错什么。

为啥 Netflix and chill 是浓郁花生酱的味道?

Show older
Fivedivers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