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stone boosted

@ShrimpZhou 对,就是小麦,贼好种,无土也能种,感受一下价格差别。我买了个水培的网格盘子,然后论斤买小麦种子。

RT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Lv一直以来定位奢饰品市场,由于其独特的设计理念与考究的用料,在十年前出了几个爆款。一些时髦前卫又多金的装修工偶然入手后发现,与当时市面上的其他工具包相比,虽然价格贵了三四倍,但是易用与耐用程度远超同类,折算下来性价比甚至更为突出。一时间装修行业兴起了用Lv装电钻刮刀的风气。

🐦🔗: twitter.com/Yunxizhujing/statu

@daisyn0925 哈哈我曾经想过把这支改装成14k金尖……

把高压锅彻底拆了一遍,清洗每个零件缝隙里积攒的油污。钢丝刨花、螺丝刀、通条、套筒扳手……感觉和拆枪差不多复杂了。

@stardust @SlightCold 这个我有经验……去年攀岩忘了系绳子然后摔断腿那次,开始前一两秒,是有足够时间用来回思事情发生的起因经过以及展望人生的,但后面大部分时间还是会集中到如何调整体位以获得一个受伤最轻的落地结局 or 最无痛的死法……

@turquoise 你这么一说,我又记不清那个数字应该是什么了……

又到了每年都要犹豫,要不要用 epik .com,把自己的某个域名永久续费的时刻。其实就相当于一个投资管理产品,一口气花 25 年的注册费(USD500+),等于让域名商用每年利息来续费域名。

总在想象自己突然消失n年,各种网络服务没人打理,连自动续费也和信用卡一起失效的场景……

RT @[email protected]

听乔布斯传记听到他抛弃的怀孕女友叫Elizabeth Holmes,总觉得在哪见过。拍脑瓜一想这不就是Bad Blood里号称一滴血检测所有疾病的女骗子嘛,人家从小就叫这名,最后还被称为女版乔布斯。

上次出现这种同名同姓既视感还是在莎士比亚墓地前发现他妻子叫Anne Hathaway…

🐦🔗: twitter.com/sprezzaa/status/14

话说,所有这类 sns 投票,其实管理员都是能从数据库里,看到每个人投了什么的。之前在 mastodon 的投票,就被人指出过隐私问题。

所以自建服务器不适合投票;几十上百人的站,可能站长也不能让人放心投票;那么,网站要大到什么程度(像 twitter 或者 mastodon 官网那么大?),反而就让人放心了呢?

RT @[email protected]

如果做长问卷,应该还能放生育年龄,生育个数,小孩年龄,日常抚养时间等变量。
调查结果会有我的 followers 人群影响。感谢 reweet 的各位,至少减少了这个 bias。
感谢参与回答的妈妈们和爸爸们。这个问题其实还是挺冒天下之大不韪,所以回复里面少有来讲述不要小孩的理由,十分理解。

🐦🔗: twitter.com/chunye7/status/145

终于围观到了投票结果。男性比女性有显著更高比例不后悔要小孩这件事,还是符合预期的。

RT @[email protected]


问诸位有孩子的推友,如果能够带着现在的人生经验重新选择一次,你还会要小孩吗?

🐦🔗: twitter.com/chunye7/status/145

可能是留学生本科的水准比较平均,感觉澳洲华人日常没人说这个,我也不知道谁是北大清华的。

然而,某个最近认识的市侩型,闲聊时问起我的学校,也没啥保密的,就暴露了我 211 名校的身份。在之后的群聊里,那个人屡屡把这事拿出来惊叹,搞的超级尴尬……

RT @[email protected]

我听过一句话
“和一个清华的学生交流,他会在十分钟以内让你知道他的学历”
有遇到过清华学生的网友们说说真的假的?

🐦🔗: twitter.com/HMS_Akarin/status/

打完两针辉瑞疫苗近两个月,没法系统地比较,但总觉得跑步时心脏负担增加了一档。主观觉得累,或者速度上不去,可能是因为状态比较废;但经常在还算舒适的速率时,也没觉得有多累,突然就发现心率显示已经190+了……就觉得有点惊悚。

fivestone boosted

饿了么专送骑手在签约时并不知道自己授权允许公司给自己注册为个人工商户,由此失去劳动者的身份和劳动法的保护。当他们劳动仲裁赢了之后,作为败诉方的公司就会立即回到注册地法院提起诉讼,然后案子就会以“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判骑手败诉。

“这个系统里,不单只有算法令骑手受困其中,更有一张精心设计的巨型法律关系网络将骑手包裹在内:A公司给他派单、B公司给他投保、C公司给他发工资、DEFG公司给他交个税……它们互相交织,将骑手紧紧捆住,可当骑手真正跌进前方的大坑并向外求助时,其中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足以成为他的「用人单位」。而站在系统外的农民工律师,仿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劳动关系」被这样一步步地人为打碎……”

“正是由于「原本集中于单一雇主的管理特权功能分散到多个商业实体」,骑手的劳动关系通过人为的网络状外包被彻底打碎。这不但导致骑手分不清用人单位是谁而大大增加维权成本,就连法院也因难以确定用人单位而判决骑手败诉。外卖平台与大量配送商正是借此操作在不同程度上逃脱了用人单位的法律责任。”

“ 与之相类似地,在众包模式中为外卖平台的成本和风险买单的众包服务公司也兼具「傀儡」和「皮包」的特性。「傀儡」体现在它们不过是为外卖平台代为处理与众包骑手的行政事务,而真正的规则制定者、拥有管理大权和实权的主体依然是外卖平台;「皮包」体现在它们微薄的资本毫无抵御用工风险的能力,尤其当发生严重事件时,众包服务公司自身都朝夕难保,遑论骑手的权益保障。此外,众包服务公司更换频繁,许多公司与外卖平台的合作协议不足1年,这无疑增加了众包骑手后续的维权成本。”

mp.weixin.qq.com/s/FIdsv8K-tES?

@fatelab 三个里面选择,好歹让我买一个啦

Show older
Fivediverse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